子供战士H2O2

每天都是刚出生,蠢到极点的幼稚鬼。

是谁杀了知更鸟

小薯:

——12日,因使用裁纸刀砍伤台东区药房店员, 在同区私立学校上学的男性学生因杀人未遂嫌疑被秋叶原警察局作为现行犯逮捕。其后,根据该少年的口供,从他家中发现嫌疑已经死亡数日的少女的遗体。


——被害者是身为同班同学的B子,疑似被该少年囚禁于室内五日有余。根据该少年不断对B子重复暴行和使用药物,该警察局决定以绑架囚禁以及违反毒品取缔法嫌疑重新逮捕该少年。


——另外,该警察局从少年的房间中缴获了大量被害人的照片以及疑似用于偷拍的DVD 录像机与录像带150盘。警察将进一步追查是否还有其他余罪。


游戏中文名有谁杀死了知更鸟、是谁杀了知更鸟两种叫法。スマイル戦機开发,剧本是かほく麻緒执笔。


游戏有三主角。沉默寡言的女高中卯木小鳥, 和小鸟同班开朗的云雀丘翔,健谈活泼的保健老师河野蘭。两女一男?三角恋?但却不是两女争一男的故事。随着游戏的进行,可以分别依次凭三人的视点来了解事情。


最初的视点,是事情中占被支配地位的角色,小鸟,完全被人带动着,对事情摸不着头脑。虽是这么说,其实铺垫真的不少,也很容易推测出大致情况。不知不觉中对实际情况也更很好奇了。大概在小鸟的眼中,在与老师相互传达爱意的那刻,一切就结束了,已经够了。因此小鸟视点的故事就是在这里结束的,之后的事情被她完全否认了呢。


听完略带忧伤的片尾曲,回到标题,开始新游戏,出现了选择主角的选项。在看到最后一个灰色暂未开启的选项写着云雀丘翔时想着“果然如此”的同时心脏也被脑补中的翔的病娇心理活动冲击得剧烈鼓动起来,啊啊,变态最棒了呢。


接下来,我选了老师视点开始游戏。除了获得了更多更深的情报外,从头到尾就是各种让人无聊的h。


最后是事件的支配者,翔的视点。呀~变态真棒♡病娇真棒♡跟踪、监控、意淫、贴满墙照片、偷胖次、下药、囚禁、杀死……超赞的变态呐。


★小鸟视点中的翔★


不知道什么时候要被做什么恐惧,我连被那只温柔的手触摸都感到害怕。


那个声音非常温柔,但哪里好像很奇怪,好害怕。


☆云雀丘翔的病娇视点☆


对不起……很痛吧。但是都是你说了奇怪的话不对,明明其实不讨厌我的。


安静听我说,我不想伤害你的身体。


哭的更厉害点吧,这样的话会更加……可爱的吧。


每晚我,都从这里(监控前)守护着小鸟。


我用很轻的声音,对(监视)屏幕对面的小鸟说话。


这次我看贴了一墙的小鸟的照片。


我慢慢地、黏黏地,用舌头舔着照片上的小鸟。


我用手指抚摸着由于口水而泛出白光的照片,把它塞入枕头底下。


她们之间的亲密气氛,让我一下子火大起来。


我不允许你喜欢上别人。


为了偶尔也有的这种时候准备好的钥匙进入了(小鸟)家中,确定家里的各个角落。啊啊……小鸟的味道……小鸟的住所……要是平时的话肯定就这样勃起了,不过现在的我冷静得很。


我抓起她的内裤,迅速走向玄关。


打开就那样一直抓到家的内裤,闻闻味道。


小鸟、小鸟、我的小鸟,真的好可爱,只属于我的小鸟。


小鸟的里面,湿漉漉什么的最棒了……好像是为我存在一样……啊啊,为了我存在是理所当然的嘛。


我不得不与我想要触摸小鸟的冲动抗衡。


喜欢上老师,爱上老师。也许你只是一时的冲动,你会有这种想法也就只有现在了。


脸颊贴上墙壁上贴着的小鸟的照片。


构成卯木小鸟的东西,正流向充满脏东西的下水道——小鸟的,血液……


想看她的血,想看在我手上流淌的血。


好像大脑和身体分离了。大脑里侵犯着小鸟 身体上不可能那么做。


小鸟又吸了口冷气。(我)不小心兴奋地不经大脑打了墙壁一拳……


她跟谁亲切地说话都会让我感到绝望。


自己的这股不能抑制的热情,无可奈何的热情。


这样一来你能依赖的人就只有——我了。


小鸟的肩膀突然强烈颤抖起来,说不定是感受到了我强烈的思念。


血太棒了,特别是小鸟的血,最棒了。


不仅仅是你真的讨厌被我喜欢上,一直在房间里,一边回想着被我强奸的事情,一边自慰也知道。全部,都知道。因为我一直一直看着你的……什么都知道……很高兴吧?


我的嗜虐心被激发,紧抓着小鸟的伤口。


取下绷带,有种想把伤口弄得乱七八糟的冲动。


我在……殴打小鸟……?


只有我才能看,只有我才知道,没有必要忍耐哦。


想把小鸟完整得到,想让小鸟完全变成我的东西,小鸟应该是只有我才能支配的。


回过神来时我在殴打小鸟。


是啊……在这里杀掉小鸟的话,谁的东西都变不成……


小鸟……!小鸟……!变成我的东西吧!


无法杀掉的程度,没有失去小鸟的程度,让小鸟变成我的东西。


我抱着小鸟,一边听着她的呼吸声,一边呜咽着。


我是多么爱她呢。我……又是多么难受、多么空虚呢……


小鸟……!小鸟……!为什么我做到如此地步,还无法得到你呢……


被我的眼泪沾湿的小鸟的胸口。我哭得稀里哗啦。


为什么不爱我,亏我这么爱着小鸟,为什么不能好好地爱我呢。


无论发生什么……我一直爱着你……


我不停地呼喊着小鸟的名字,不停地紧抱她那纤弱的身体。


胸口如刀绞般的疼痛,不,好似要剜去胸部的疼痛,向我袭来。


我爱你!爱你!爱你!小鸟!


这对我来说就是全部,这就是我的幸福。


最后的最后,翔抱着奄奄一息的小鸟,晨曦将黑暗的房间稍稍照亮。翔既满足又痛苦,小鸟双目空洞无神,对着晨曦不知向谁说了“我爱你”,而老师大概也是怀着自甘堕落的心情侍奉着客人……他们都有着无法实现的恋情。

空壳

又名《花季少年遇上27岁老颜大叔》
cp潘昭
非常ooc
(为什么我眼里的这对永远是少年和大叔……贴吧那边还欠着债呢没脸发就发到这里了(捂脸))
1
潘萨听到雨棚处传来一声巨响。声音很大,伴随着可怜的单层薄钢板断裂的声音。
应该不是后面小区的小兔崽子干的。潘萨从床上坐起来。他住的这个车库正门早就被封死了,这个侧门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人发现的。也不太可能是高空坠物,居民区离他很远。除非天上飞机的残骸没有东西能掉到他家里。潘萨下了床,踢开脚下的一堆不知道是哪年的垃圾,决定去看一看。
“唔……”似乎听到了人的声音。但这绝不可能,就算真的是飞机残骸飞行员是不会特意选他这个地方降落的。潘萨一脚踹开嘎吱发涩的防盗门,眼前的景象差点没把他的智商吓到九天之外去。
那是一个少年。他以一种扭曲的姿势仰躺在钢板的碎片上,身上穿的貌似是附近高中的校服。少年一手揉着胳膊,嘴里咕囔着“测试出错”之类的电波话。他的右手拿着一把绿色的枪状物,那东西长得比玩具枪还要玩具枪。
“要犯你的中二病滚回家去!”潘萨记得上次羽毛球飞进他家时他也是这么说的。但少年看起来似乎无所畏惧。他歪着头看了潘萨一会,随后端起了那把可笑的枪。
“再见啦,不是有趣的数据呢。”少年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扣动了扳机。
‌潘萨听到了“砰”的一声。就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一股腥臭味突然从脚到头淹了过去。
“……靠!”
2
潘萨,男,27岁。刚刚被一个从天而降的小屁孩一枪穿越进了沿河公园的河里。差点忘了,潘萨还往这条河里倒过废水呢。
潘萨擦干身子,又洗了头,腥臭味却久久不散。他不禁开始咒骂起那个砸坏了雨棚的少年。但与此同时,一种别样的感觉从心底油然而生。
世界上能让他这么狼狈的人不多。上一位是他哥,御星神。那人不仅压制住了他几乎所有的行动,还亲手把他送进了局子。
但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用,因为那人早死了。
‌再一次遇到少年是在修好雨棚一周后。那天外面下着雷阵雨,铺天盖地的雷鸣与闪电把小破车库层层包裹。雨下得很大,一小部分顺着天花板的缝隙淌到地上弄湿了一半的地面。潘萨已经见怪不怪了。他正忙着把他那堆怕湿的火药挪到雨水浇不到的地方。
又是一声雷鸣。伴随着这一声巨响,潘萨的院子里同时响起了钢板碎裂的声音。潘萨本来是决定不管的,直到门外响起了人的声音。
“这雨棚怎么还是这么薄……”
潘萨的兴奋值一下子提升到了满点。他不顾自己连裤子都没穿一下子从床上蹦了起来。他一路蹚着水,踢开了无数便当盒,最终一头撞到了门上。
豆大的雨珠狠命地砸向一切可见之物。仅仅探出了半个身子潘萨就已经从上到下被浇了个透湿。碎钢片上躺倒的少年也是如此。他还穿着校服,胳膊肘似乎已经被划破,衣服上透出丝丝血迹。他的神智非常清醒,一见到潘萨就迅速从腰间抽出了那把玩具枪让枪口直对准他。
“让我进去避雨。”他说,“否则让收割把你传送到垃圾箱里。”
潘萨可以把他扔在这里。但他对少年还一无所知,如果自己直接拒绝可能真的会进垃圾箱。于是他啧了一声,一脸郁闷地拽着少年的衣领把他拖进了屋里。
两个人都浑身湿透。潘萨东翻西翻总算找到了几件能穿的干净衣服。但少年实在太矮了,衣服在他身上也就是仅仅能挂住的程度。
“这就不错了小不点。”潘萨一脸阴郁地坐在地上的椅垫椅垫上,“老子不怕你那个什么f收割机。”
少年一边对他家冷嘲热讽一边霸占了他的床,期间还喝掉了暖壶里剩余的热水。
“你跟老子的雨棚有仇吗?”潘萨对着少年教训,“还是说小不点你是那什么中二癌晚期?”
“是收割出了故障。”少年兴致勃勃地打量着他家里的一切,“我叫张昭,不叫小不点。话说回来那个是炸弹吗?”
少年指的是角落里的一个公文包状的东西。
“炼狱只要发挥出一半的力量就可以炸掉这个破城市了,小不点。”
少年微微起身,把那个东西拿在手中。他小心检查了几遍,之后再次抬起了头。
“部件很灵活。”他说,“是准备近期用吗?”
不知为何,潘萨的心里滋生出了一种古怪的感觉。
“情人节时要到广场上炸情侣的。”他毫不避讳地透露出了自己的计划。
少年的眼神变了,那感觉就像是一个顽皮的孩童找到了新奇的玩具。这让潘萨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进赌场时的感觉:兴奋,癫狂,伴随着沉溺的快乐。
“如果直接放很容易被警察抓住吧。”张昭越说越兴奋,“只是这样可不够,大叔你这种数据不就是因为血腥而兴奋的类型吗?”
少年一字字狠狠地击中了潘萨的内心。他莫名地生出一种烦躁感。这让他再也抑制不住地抄起手边的不知什么内容的纸一把向少年丢去。少年轻巧地躲过,同时端起了收割面对潘萨。少年面带笑意,身体微微发抖。
“为什么不和我合作呢?”他说,“你是个有趣的数据,值得我关注。”
“祝我们合作愉快。”
不知为何,潘萨似乎在少年身上隐约见到了什么。于是他猛地站起身,不顾少年顶在他腰间的枪用力把住了张昭的腰把他死死按在怀中。外面的雨似乎小了一点,声音不再那么密集。潘萨终于可以听见了。他自己的呼吸声,少年的呼吸声,以及胸膛里跳动的心脏。
“祝我们合作愉快。”潘萨突然感觉自己好受一些了。心里飘飘荡荡的感觉终于缓缓地散成了一片雾气,让心脏变成了实感。
3
迄今为止,潘萨已经活了二十七年。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活过来的了。他对生命没有实感。或者说,从他出生的那一刻起,他就在为了填满自己的心脏而活。
潘萨憎恶自己有颗心脏。那颗砰砰跳动的东西就像一个黑洞一般永不满足。无论他怎么放纵,怎么玩乐,也不可能把它填满一分一毫。
这种感觉从御星神死后变得更加强烈了。本来御星神在的时候他还有个人跟着吔吔,还知道成天做炸弹给他哥找麻烦。但那家伙死后,实力第一的潘萨反而空虚了起来。潘萨不缺钱,他的存款足以让他在夜店里挥金如土。但他早就对性没了兴趣。包括他人的哀嚎,还有无穷无尽的血腥味,就算他在怎么折腾也已经腻了。他感到自己的心就像被掏了个洞一般疼痛。那个洞空虚虚地让他发痛,让他走在路口却又不知前往何方,食不知味,夜不能寝。想到今后也要这样一直空虚下去,潘萨只觉得内心一阵痉挛。
所以他才决定了,在情人节之前把炼狱制造出来。到时候整个城市都会化为灰烬,所有人都不例外。
也包括他。
4
计划实施起来很简单。只不过就是潘萨引爆炸弹,张昭再把它转移到广场里。但由于各种因素二人的武器都需要磨合调试。这就是他们每天的全部内容,其余就没什么了。简直跟潘萨以前的生活没有一点差别。
虽然说他们本来就是以这个目的组成的联盟,但潘萨还是觉得没什么意义。既然多了一个人,那就有更好玩的事可做。
“上河边轰情侣?大叔你单身几年了?”远远地,张昭站在河堤上看着潘萨沿岸放了一串蕾(一种很响的烟花,不漂亮但声音大。)。
用烟花炸情侣是潘萨上大学时干的事了。他就读的大学临近一条江,江边经常坐着成群结队的情侣。单身的大学生经常会四处游说拆散情侣或者硬坐到他们中间。潘萨是这里面比较极端的一位。他会做一堆烟花,再朝对面丢过去。不过最后一次被他哥抓住了——这就是后话了。
张昭上的似乎是一所不出名的三流高中。那里的学生多数是艺考生,因此校内管理可以说是一片混乱。张昭会上这所中学完全是因为他只要上够出勤数就可以了,其余时间都能在家里研究自己的东西。他是个天才,普通的高中生活根本不能引起他的兴趣。说白了,他找潘萨就是来找刺激的。
“小不点你没家吗?”如果时间晚了,张昭会毫不犹豫地选择霸占潘萨的床。但每次对方都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他只是用收割的枪口对准他的手机,行动干脆利落。
潘萨住的破车库临近夜市,有时他们还会去那里逛一圈买一堆油腻腻的炸鸡。当然花的也是潘萨的钱——就算是打工张昭也还没到年龄。看着这家伙在自己家蹭吃蹭喝潘萨气不打一处来。但奇怪的是他根本没有赶他走的想法。
潘萨去过张昭家。张昭住在居民区一座旧楼里,整个屋子算下来不足五十平米。冰箱里根本没什么食物,能吃的全是速食食品。唯一不同的是他不会把垃圾屯在家里。他的起居室里堆满了各种离奇古怪的东西,但一个个都井井有条,比潘萨家强了不知多少。他们围着那堆机械冒着脊柱弯曲的危险捣鼓一天,饿了就顺手从冰箱里拿一堆冻饺子往锅里搥。当然最后到底是煮烂了还是煮干了就不是他们的事了。张昭经常把饺子煮成锅贴,把馄饨弄成面皮肉丸汤。看着对方简直是零的生活技能潘萨不明白他父母死后十年间他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哦对了他忘了他自己也是这样。
从张昭透露出的只言片语中,潘萨能隐约听到一点他的经历。潘萨十二岁以后就卷入了各种事件。他把世界玩得翻云覆雨,借刀杀人捣毁了两个黑帮团伙。潘萨越听越觉得有点像自己年轻的时候。
“干完这票你怎么办?”潘萨在某个晚上,两个人围坐在电脑前打游戏时问他。
“找下一个有趣的数据,没有就兴风作浪。”张昭按下最后一个键子,“我赢啦!你去买苹果汁。”
潘萨不明白自己又不是青少年,为何会被这种愚蠢的中二病吸引。但自从遇到了少年以后,他感到自己似乎很久没有感受到内心的空洞痛苦了。看着被撕掉一半的日历,潘萨居然由衷地希望自己能够从情人节的灾难里活下去。
这很奇怪。
他居然开始期待起明天的测试,晚饭的炸鸡,张昭家冰箱里被煎成锅烙的饺子。他发现自己能够在早上醒来,在夜晚安然入睡,没有曾经一烦躁就砸墙的冲动。他开始遵守世间的规矩,知道买东西不满意是不用在店里乱作一顿而是可以和经理说人话协商的。潘萨发现自己能和人交流了。那种感觉比自己曾经用暴力解决一切要舒服得多。
他渐渐用一个成人的心智理解了自己的变化。
是那个少年填满了他,改变了一切。
原来那个少年和自己一样,也是个空壳。
5
今天是情人节前一天。距离他们执行那个惨无人道的计划还有一个晚上。
潘萨拿出了他许久没有碰过的东西——各种饮用酒。酒的品种可谓是乱七八糟,极其劣质。但全加起来度数可不小。
“我像你这个年龄的时候就已经接触这些东西了,小不点。”潘萨“咚”的一声把一听啤酒甩到了对方面前。
“这是你们大叔才喝的东西吧。”
“那又怎么样?我可告诉你小不点,哪个人未来都是要沾酒的。”
“我们老师可说了不能喝来历不明的大叔给的东西。”
但尽管这样张昭最终还是把它喝下去了。潘萨不明白对方聪明的小脑瓜里在想什么,只看到那个小男孩像开了窍一般一瓶一瓶地把那些东西灌了下去。
十六岁的少年根本不胜酒力,喝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后早就满脸通红趴在桌子上了。潘萨还是清醒的。尽管灌了这么多东西他也有些醉了。
小男孩沉默了一会,接着嘀咕起了什么。
“你怎么不把你家雨棚换一个材料?”他说,“我第一天砸坏你家雨棚的时候,要是你家那雨棚能一下子扎死我,也就没那么多事了。”
“那个坐标我是故意设定的,通向哪里我根本不知道。”男孩接着说,“要是掉到河里,我的人生也算是掷地有声了。”
“但是偏偏收割出了bug,数据出了问题,掉到你家里了。”男孩接着说,“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这世界上还有这样的数据我没有见过。”
“我说,大叔。”接着他从桌子上抬起了上半身,一把拽住了潘萨的衣领。他的眼神尽是迷离,神智却意外地清醒。
“你不是处/男了吧。”少年的声音没有丝毫挑逗性,语言却尽是污秽。他跪在桌子上,抬起头来直挺挺地盯着潘萨的眼睛。
“要不要带着我,跟着你犯罪?”
6
今天是情人节。
潘萨的伟大计划即将实施。广场上已经聚集了成群结队的情侣,只要一引爆炸弹就把这里变成恐怖片现场。
潘萨和少年并肩站在广场后身高层的平台上。他的手里就是他处心积虑造了一年的炸弹。这东西只要他一按开关,整个广场乃至这个城市都会被夷为平地。身边刚刚跟他度过一个夜晚的男孩向他指了指手表,表示时间到了。
潘萨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了。
他一把按下炸弹的开关。就在少年掏出强的那一刻,他突然用力打向少年的手腕一把夺过了枪。
“给我瞧好了!”
他把坐标设置到高空,随后朝着还剩三秒引爆的炸弹狠命开了一枪。只听轰的一声,天空中响起了剧烈的爆炸声。一时贯穿耳膜的声音环绕了整个城市的上空,白色的烟雾破天盖地袭来。路上的情侣纷纷转过头来。有的人尖叫,有的人四散奔逃。
就在烟雾笼罩在他们身上时,潘萨突然低下了头。张昭比他矮了一头,但他依旧能找到他的形状。
他们接吻了,在一片烟雾中。


上网时候看到的,我不行了哈哈哈哈哈。虽然发这个没什么卵用。

SiO₂:

感觉还是有些人误解了什么…总之下面的就当我又废话一通吧((

【借物:七创社/mikumikudance】

关于格瑞的下着:过膝袜确认。至少建模师是以过膝袜的方式去建的模型

1.为什么是袜——P1-3,腿部贴图名称的确是袜子没错

2.为什么过膝——P3,膝盖骨骼位置附有袜子的贴图,且超过膝盖以上,所以过膝肯定是没得跑的了(
补充一下,因为要考虑使用时穿模等原因,人物被包裹在内的衣物一般是不会建完而是留空的,所以格瑞袜子的真正长度可能比p3还长

    
这么认真地打上了1、2会不会显得很奇怪啊(缩

这个人为什么能坦然自若穿着这么色情的东西…!!

另外请让我脑一下…战斗时动作幅度过大袜子肯定容易滑落吧!为了应付这种恼人的状况,在过膝袜上扣着吊袜带也是可以有的啊!!!!!←其实只是想说这段话ry

时不时想bb一些事情

口卡子:

吹一波
昨天扩到了林的CV利安老师,代价是在人体课上蹦起来把腰闪了。
利安老师真的真的真的太可爱了♡♥(。´▽`。)♥♡ 而且特别亲切 好说话到完全无法代入林那张恶人颜 哎哟喂......